昨天晚上受到《無米樂》導演莊益增(人稱莊子)的邀請,參加他最新作品《牽阮的手》試映會並主持映後座談。如果你想當一個有歷史、有思考、有理想的人,這是一部你不能錯過的電影。

電影主要描述田媽媽與田醫師的故事,以他們兩個結髮五十五年的愛情故事當背景,帶出的是完整的台灣近代史。不過也由於故事主角的時間與空間離我們太近,個性與政治立場也十分鮮明,電影訊息多少會受到觀眾對主角主觀好惡的干擾。然而,只要你有能力跳脫對政治立場與個別人物的喜好,這絕對是一部值得細細品味的電影。

對我來說這部片有三個吸引人的元素,一個是音樂,一個是文字,最後一個是哲學。

片中搭配了許多音樂,有些是耳熟能享的,比如說蔡幸娟的牽阮的手與江蕙的家後,但是也有許多大多數人不熟悉但是非常感人動聽的音樂。就算是耳熟能詳的音樂,配上真實人物在真實世界的掙扎與努力,營造出來的感動絕對不是在KTV唱這些歌所能比擬的。加上田媽媽似乎有以歌帶語的習慣,不管什麼事情他都愛把他編成歌曲即興唱出,頗有美國草根藍調的風情。

如果你喜歡海角七號那一封一封動人的情書,你絕對不能錯過田醫師寫下有如俳句般輕柔至情的手稿。除了田醫師的手稿外,電影中也引用了台灣第一報人李萬居社長臥病在床時寫給田醫師的詩,絕對比和平、奮鬥、救中國文采飛揚,而且更重要的是富有人性。

這部片最讓我喜愛的其實是哲學的部分,田醫師說,人生的目的,是要到這個世界為真理受苦,他的一生也奉行這樣的信念選擇為真理受苦。身為日本東京大學醫學士,田醫師如果願意妥協,在那個年代必然能名利雙收,功成名就。但是他由愛情的選擇開始,一生都服膺他所相信的真理,呼籲台灣人民覺醒並致力營救政治犯與良心犯,也因此為真理受迫害。他在演講台上說,為台獨而死,是詩中詩,美中之美,他很遺憾他還沒死,也沒被國民黨抓,表示他努力不夠。

或許有人認為《牽阮的手》是一部指責藍營的電影,但是我覺得,光是彰顯田醫師與田媽媽那個年代的社會運動者與政治人物對理想的堅持與無私的付出,這部影片對當今綠營的指責或許還更加嚴厲。

聖經上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我回台灣這幾年發現,台灣人有一種獨特的能力,那就是可以輕易的扭曲自己,適應體制,免得自己為真理受苦,或是為義受逼迫。這樣的能力或許原於長久的壓迫,有為了生存的不得不。不過,如果是由於受壓迫而妥協,至少受迫妥協的人應該是不悅的,面對那些願意為真理受苦的人應該是尊敬的。但是今天的台灣,藉由妥協換取權位似乎成為一種受人景仰的能力,而堅持真理的理想主義則成為被恥笑甚至責罵的對象。

《牽阮的手》給我最大的鼓勵就是讓我知道,台灣的土地上曾經有這樣的一群人是如此的堅持理想,如此的願意為他們所相信的真理受苦。

這部電影十一月將在院線上映,就讓無論藍綠的我們共同面對這段歷史,讓我們一同羞愧、一同驕傲、也一同感動。當我們觀看田醫師牽起田媽媽的手時,也讓我們重新牽起理想主義的雙手。
2011.10.15 文章出處-酥餅的BLOG
創作者介紹

"牽阮的手"官方部落格

hands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