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年代的台南,熱愛知識與真理的青年醫師田朝明和十七歲少女田孟淑瘋狂相愛。這是段不被允許的戀情。但他們是如此相愛,決定牽起對方的手,為愛私奔。

     這一奔就是六十多年,而這六十多年的溫柔時光,也正是一部戰後台灣的顛簸歷史。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爆發,田朝明激動地要去參加武裝抵抗。湯德章律師說,你們村子只有兩個醫生,你又是獨子,所以硬把他帶回山上。湯德宗保護了田朝明,卻保護不了自己。幾天後,他被逮捕、被酷刑,然後槍決。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來台,台灣已全面實行軍事戒嚴,進入以謊言與恐懼,用領袖崇拜統治的獨裁時代。

     一九六○年代後期到七○年代,田氏夫婦開始與國際特赦組織合作援救政治犯,年輕的人權工作者陳菊也常去他們的小診所商討如何把台灣政治犯的資訊傳遞到國外。七○年代,時代的光亮漸漸打開:黨外運動開始逐漸組織,各種思想與文化運動一步步掙脫體制的囚禁,直到美麗島事件的大鎮壓代表威權體制的反撲。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而在牢中,暴徒卻闖進他家中,極其殘忍地殺害了他六十歲母親與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田秋堇和田爸爸與田媽媽是最早到血案現場,目睹這人間地獄。從八○年代中期到九○年代初,田爸爸和田媽媽總是在街頭上,反對戒嚴、參與農民運動、追求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反對核四等等。

     一九八七年七月解嚴。那一年,田朝明七十歲,他仍在街頭上激憤地拿著擴音機抗議。一九八九年四月,鄭南榕自焚前幾天將自己鎖在辦公室時,田朝明與他談尼采與人生,希望勸阻他。但他失敗了。

     這是即將上演的紀錄片《牽阮的手》中,田朝明和田孟淑夫婦的故事。在戰後六十年來台灣歷史的陰暗與光明的交疊中,他們總是在歷史前端的現場,但另方面又如同許多的參與者,不是台面上最耀眼名字,卻是運動不可或缺的貢獻者。當然,我們大多數人或是錯過那些歷史,或是沒有在那些歷史片段中扮演悲劇或英雄般的角色,但重要的是,這是整個台灣一同走過、以及一同承繼的歷史。

     這段從二二八到民主化之前的漫長黑夜,也是今年的建國百年論述中,以及「夢想家」音樂劇中,不敢面對的台灣真相。中華民國百年生日值得紀念,但是這個紀念應該是站在對歷史的真誠反省上,去面向未來。如果是美國紀念建國三百年,他們會不去談十九世紀的黑奴解放,不去談六○年代的民權運動嗎?或者其他第三世界新興民主國家,會不去談他們推翻獨裁的歷史時刻嗎?

     然而,官方對中華民國百年歷史的論述是從辛亥革命,直接跳到當下的國民黨執政。我們看不到一九四九年開始的戒嚴,看不到在森冷的白色恐怖下,他們槍殺了許多抵抗者,錯殺了許多無辜者,逮捕了許多異議者──不論本省外省左派獨派。建國百年史中真正的「夢想家」,就是那群以青春血淚去追求台灣的自由與正義的人。你可能不同意陳映真或鄭南榕統獨立場,你可能不喜歡現在的施明德、許信良,但他們確實是在台灣的時代黑夜中閃著光芒的星星;當然,還有田朝明、田媽媽以及其他許多更無名的人。他們的故事才是建國百年歷史中最讓人感動的,而這應該是今日台灣的共同歷史遺產。

     當然,這個反省的空白,並不是建國百年才有的虛空,而是民主化後的台灣並沒有認真實踐過轉型正義,沒有好好還給歷史一個正義。因為沒有深切的反省與價值判斷,郝柏村先生才會說出「沒有戒嚴,哪有民主」;這樣一句話在任何民主國家中,都會引軒然大波,而須鞠躬道歉。感謝他的誠實,我們可以得知,當年的統治集團中可能很多人也都有同樣想法。要紀念建國百年,要認識百年中台灣人如何追求夢想,或許各位更該看《牽阮的手》,而不是《夢想家》。(作者為專欄作家)


文章出處-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牽阮的手"官方部落格

hands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