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tif  

作者:藍士博

近年來農村議題甚囂塵上,莊益增、顏蘭權導演的紀錄片《無米樂》也經常被人提起,這一部從土地出發、以庶民為中心的電影不僅為我們保留了珍貴、不該被遺忘的生命片段,同時也幾乎成為了台灣紀錄片的經典之作。幾年過去,兩位導演這一次又透過了田朝明、田孟淑兩人一家的戀愛、生命故事,為我們見證了台灣人私史與家國史的富饒與糾纏。 

 

禁忌、戀愛與自由

或許是因為台灣作為移民社會的關係,過去在避免時移地遠、來往交絕的情況下而壞了血緣倫理,同姓聯姻一直是台灣傳統社會中的禁忌。同姓結婚始終不被大眾接受,更別說能得到祝福。以往我們只知道台灣作家鍾理和便是因為與鍾台妹相戀,進而私奔遠走中國;沒想到,原來田醫師與田媽媽的戀愛竟然也是如此地轟轟烈烈。

影片當中透過書面資料與動畫的補充,完整地體現了戰後初期台灣知識男女在家庭束縛下,追求自由戀愛的心情與渴望。嚴肅的田醫師在邱比特的箭矢下也難免柔軟溫和,浪漫自信的田媽媽也在少女初動情衷之際羞赧了起來。他們最後終於作出了「尋找自由」的決定,沒想到,卻只是進入了戰後由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社會中布置的嚴密羅網。

捲入歷史的洪流

田醫師一家後來之所以踏進台灣民主運動的洪流,除了理想與性情的共鳴之外,一樁因為「人二室」引起的迫害,也有可能是關鍵的轉折之處。田醫師某一日在讀報紙時遭人密報,從此在阻撓下苦等不到醫院的派令,只得到坊間開業。這個決定後來讓田醫師與創辦《公論報》的李萬居結識,更在魏廷朝妹妹的請託之下,開始參與了連絡美國參議員以營救政治犯的行動。

田醫師開始涉入戰後台灣民主運動,田媽媽、田秋堇等一家人也都全家總動員似地為台灣黨外人士的安危奔走請命。在那個人人閃避政治犯惟恐不及的年代,田家人不僅沒有保持沉默,反而是用比嚷嚷發聲更確實的「行動」來伸出援手、勇敢獻身,體現了我們台灣人的良心與品格。

獻身與犧牲

過去當我們面對戰後台灣史時經常可以見到以下兩種論調,一是強調我們的善良、無辜;二是強調中國國民黨對於我們的橫征暴虐。然而,這兩種觀點共構交織之下一定程度上也忽略了那些獻身奮鬥、苦痛犧牲者的行為動能,更稀釋了他們的偉大精神。

田醫師、田媽媽一家人自與李萬居結識開始,同《自由中國》雜誌相關人士如雷震等人便私交甚篤,這顯示所謂的省籍情結不過只是90年代以降因為趙少康等政客操弄才開始激化的稻草人議題;而縱然不同族群因為陌生而產生隔閡、衝突,卻同樣地面對到由中國國民黨主導的戒嚴統治、威權政府。

於是,田家人幾乎等同於為我們走過了一段折返於街頭、法院、警局、醫院的「民主之路」。田醫師為李萬居動容,卻不能用尼采喚回鄭南榕的火熱生命;田媽媽帶粽子到景美看守所給「美麗島事件」的良心犯;田秋堇則意外地成為了戰後台灣第二次228事件──林宅血案的第一見證人。

這家人因為親自獻身,從而見證了我們先聖先賢的犧牲奉獻。

我們的「家」「國」記憶

莊益增、顏蘭權導演透過田醫師一家人的生命故事,體現了台灣民主運動史的發展與挫傷。戰後台灣社會當中其實有太多的家庭都曾經與田家人一般地付出心力。我們甚至認為:《牽阮的手》其實是兩位導演透過田醫師一家人,向過去那些一起走過那段戒嚴歲月、一起努力奮鬥卻未在歷史留名的人表示敬意。

我們或許可以將田家人當成是台灣民主運動發展史中的一片綠葉。但是,正因為民主的果實並不是也不會是一個人獨自努力下的收穫,所以我們更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一切的一切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理所當然的成果。這一部由動畫、紀錄片、口述訪談等共構而成的影片,以家來記事,以人來憶國,不僅為咱台灣人的共同記憶、生命留下見證,也讓我們與子子孫孫們瞭解:什麼才是我們台灣人必須繼承的品性與風骨!

讓我們在2011年11月18日,邀請我們的孩子、朋友一起去看《牽阮的手》,才能一起回憶那段我們曾經走過的路、那一段由良心與熱血交織而成的歷史。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 


文章轉載自「極光 希望」部落格

原文連結: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17858315.html

創作者介紹

"牽阮的手"官方部落格

hands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