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牽阮的手》莊益增導演
文:保溫冰
去年台北電影節,《牽阮的手》以震撼人心的聲勢,博得觀眾極高評價,今年,這部融合歷史、政局、與傷痛的紀錄片,終於要正式與院線觀眾見面。本期E週報特專訪導演之一莊益增,與您分享拍攝甘苦談。莊益增、顏蘭權兩位導演,或許乍聽陌生,但提到前作《無米樂》,卻讓人不得不肅然起敬。去年金馬執委會集合眾多影人、專家,選出影史百大華語電影,《無米樂》以紀錄片之姿擠身第五十名,實屬難得。但或許紀錄片創作者承受的現實壓力不同於一般劇情導演吧!新作《牽阮的手》從拍攝到問世,似乎未因《無米樂》餘蔭而一路順坦,其間資金追加,以及接踵而至的波折,也一再考驗著莊益增、顏蘭權兩位有心捕捉這片土地風貌的紀錄片導演。

終歸一句:「求好心切!」莊益增表示,當初拿到公視的補助後,之所以願意自掏腰包追加資金,就是在繁瑣的史料蒐集過程中,不斷受到震懾、啟發。他說:「在接觸這個題材之前,我其實也是個歷史的門外漢。」吸收龐大歷史資料,不啻也喚醒了個人意識的覺醒。

 《牽阮的手》從兩位靈魂人物田孟淑、田朝明的邂逅展開,早年一段違逆長輩、為愛不顧一切私奔的義無反顧,乃至見證台灣民主歷史演進的辛酸,其中涵蓋國人知悉、大也一知半解的二二八事件,以至80年代末期多位民主烈士的事蹟。由於這部紀錄片的歷史縱深,橫跨了七個十年的光景,故莊益增、顏蘭權兩位導演,光初步的素材搜集,可說就耗費相當大的苦心。長達四年的拍攝過程,更不斷與資金賽跑,甚至不惜斥資以寫實性的動畫完整重現時代背景。

另外,切入人物訪談,捕捉最真摯、動人的片段,亦煞費苦心。田媽媽去年就曾在台北電影節說出一句饒富趣味的話:「拍片過程我被他們氣得要死,他們也把我氣得要死,像是六十幾年前還在念小學的事情,很多都不記得了,他們硬是又讓我想起來。」究竟,顏蘭權、莊益增兩位導演何來能耐,以挖掘出年屆八十的田媽媽那段埋藏多年的記憶?莊益增表示:「無非就是真心以待。」

 有趣的是,四年拍攝期,田媽媽並不完全針對提問來回答,這對於紀錄片創作者而言,有時反而如魚得水,一種臨即性的順水推舟,反而引導田媽媽展露更多排演不來的真性情,從而豐富電影肌理,碰發出史料裡所看不到的人性微光。銀幕上直爽、率真的哭與笑,固然感人,然而,拍攝上最大難題還是「並不是每樣東西都有照片」,多數時候,莊益增導演仍須仰賴田媽媽口述,勾勒出場景輪廓,轉化為動畫,來重建歷史現場,以兼顧作品的考據性。

影片成績來看,本片確成功重現了時代氛圍,豐富的手法中,不乏怵目驚心的史實片段,亦交雜田爸爸、田媽媽形影不離的恩愛身影,不但拼湊成一幅台灣民主進程的坎坷史,似也輝映著莊益增、顏蘭權這對攜手相伴多年的創作者臉上甘之如飴的汗水。  

因故未在公視播出的《牽阮的手》,去年轉戰台北電影節、女性影展、紀錄片雙年展等眾多影展,賺人熱淚亦累積好評,熬到今年,終於適時獲得資金贊助,即將登上院線與廣大觀眾見面。莊益增導演除了難掩興奮之情,亦不免失落於妥協院線規格,將165分鐘原片長剪接成140分鐘的上映版本,但他保證電影能量絕不因片長而稍有減損。莊益增導演期許帶給觀眾一個可讀性較高的歷史媒介,並由衷希望觀眾走入戲院支持這部嘔心瀝血之作,一場曾經撼動這片土地的民主血淚史。

 原文出處

創作者介紹

"牽阮的手"官方部落格

hands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