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自「自由歌」部落格

全文連結:http://blog.yam.com/flyingflower/article/44231951


這是一個平凡卻又極不平凡的小人物、關於追尋愛、勇氣與自由與民主的,動人的故事。

我衷心的祈願所有讀著這篇文字的朋友,能夠明瞭我的初衷:我希望超越色彩,放下色彩,讓更多的人,能夠欣賞這一部電影,看看這一個故事。

因為愛情、民主、自由、與美,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所有人共同的美麗追尋 - 無論是什麼種族、膚色、國籍、黨派、宗教。

願你放下心中的藩籬,帶著笑與淚,欣賞這一部紀錄片 - 《牽阮的手》。

-------------------------------------------------------------------------------------------------------------------------------------------

 

前陣子看了一系列的報導,關於一部紀錄電影 - 《牽阮的手》,是一個關於追尋愛情、勇氣、自由與民主的故事。

電影的主角,是人稱台灣「政治犯之母」的田醫師、田太太。在那個風聲鶴唳的年代,他們的利用小診所當作聯繫站,長年資助與救援政治犯。

 


媒體與網路上,關於這部紀錄片的報導有許多,在此節錄一段我很喜歡的報導,由張鐵志先生所撰文,關於這部電影的背景故事:

一九四○年代的台南,熱愛知識與真理的青年醫師田朝明和十七歲少女田孟淑瘋狂相愛。這是段不被允許的戀情。但他們是如此相愛,決定牽起對方的手,為愛私奔。 

這一奔就是六十多年,而這六十多年的溫柔時光,也正是一部戰後台灣民主發展的顛簸歷史。

一九六○年代後期到七○年代,田氏夫婦開始與國際特赦組織合作援救政治犯,年輕的人權工作者陳菊也常去他們的小診所商討,如何把台灣政治犯的資訊傳遞到國外。

七○年代,時代的光亮漸漸打開:各種思想與文化運動一步步掙脫體制的囚禁。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而在牢中,暴徒卻闖進他家中,極其殘忍地殺害了他六十歲母親與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田爸爸與田媽媽是最早到血案現場,目睹這人間地獄。

八○年代到九○年代,田爸爸和田媽媽總是在街頭上,反對戒嚴、參與農民運動、追求主張台灣獨立的自由、反對核四等等。

一九八九年四月,鄭南榕自焚前幾天將自己鎖在辦公室時,田朝明與他談尼采與人生,希望勸阻他。但他失敗了…… 

“田朝明和田孟淑夫婦的故事。在戰後六十年來台灣歷史的陰暗與光明的交疊中,他們總是在歷史前端的現場,但另方面又如同許多的參與者,不是台面上最耀眼名字,卻是運動不可或缺的貢獻者。”

看了幾篇相關報導,我忽然想了起一個朋友。那是一個很溫暖、寬厚而幽默的朋友,在社團中,朋友比我們略年長,但他的博學和風趣,總是輕易地成為所有人的黏著劑,有朋友在的地方,總是充滿著可意的談話與笑語,把所有老朋友新朋友都自然而溫暖地、聯繫了起來。

我想起聚會中,朋友曾說起他的家庭,提及從小家中常常出入著黨外人士,很多政治犯逃亡時,都會躲到他家寄宿,在場的我們聽得一愣一愣的…

寫了一封信給這位朋友:「你認識報導中的田醫師、田媽媽嗎?」
朋友回了我一封信,不改他的風趣:「由於都是台南人,我和兩位長輩都算熟:一位是我爸爸,另一位是我媽媽。」

啊,當時聽朋友提及這特殊的家庭背景時,竟沒有聯想起來。

我想像著當年的田醫師田小姐,率真而執著的追尋,無論是愛情,或是自由與民主,在那樣的年代裡,要能夠長久地堅持這樣的理想,是多麼的艱難、卻又如此動人地勇敢。

我忽然很能夠理解,朋友寬厚、開朗與樂於付出的性情,原來是來自他那率真、浪漫而勇敢的、唐吉訶德般的父親與母親。

推薦給您這部電影:《牽阮的手》


 

【延伸閱讀】兩篇關於田朝明醫師的報導:

我很喜歡下面這篇報導,因為他說明了追求民主,是跨越省籍的:
田朝明.傅斯年.雷震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mar/24/today-o3.htm

也很喜歡這一篇,也就是一開始提及的張鐵志先生的文字。前半段是介紹《牽阮的手》這部電影,後半段則理性地論述,面對歷史應有的態度:
我們的時代-建國百年中真正的夢想家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10900533.html


 

創作者介紹

"牽阮的手"官方部落格

hands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